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显辉展览 >
北京“孩子”北京味 如何“大逗”九年
作者:admin  日期:2021-08-05 20:58 来源:未知 浏览:

  《建筑史学刊》创刊:从历史走向,一群北京小青年,学历不低,不干本行,偏说相声,还组建了一家号称“京城最高学历”的相声团体,靠反映新时代新生活的新段子在北京相声圈里“逗”出了名堂。这一逗就逗了9年。

  近日,“北京大逗相声”成立9周年专场演出在民族文化宫大剧院上演。这些北京“孩子”在后台跟北京青年报记者说起了“想当初”。

  演出当晚7时,陆续有观众进入民族文化宫大剧院,大逗相声按照防疫政策,这专场演出观众购票保持在75%的上座率。观众们坐在台下满心期待着这场9周年专场演出。

  晚7时30分正式开演,95后相声演员李涵和搭档迟永志最新创作的《电商时代》作为当晚第一个相声节目奉献给现场观众。去年我国全面决胜小康,李涵围绕着这个大主题创作的这段相声,就是想反映电商平台的兴起,帮助更多的农民卖出滞销的农产品,帮他们脱贫致富。

  在这部新作里,李涵用大家熟悉的网红主播李佳琦带货,妙语连珠地去介绍脱贫攻坚的成果;同时,也会讽刺一些不良商家以次充好,主播夸大其词的产品直播乱象。为了创作这一节目,他还实地去采风,跟直播卖货的农民朋友了解农产品销售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80后的李寅飞作为大逗相声班主和他的搭档——大逗相声创始人叶蓬一起上台,为现场观众带来了本场演出的压轴节目《大江大河》。2020年有部电视剧叫《大江大河》,反映我国多年来的发展过程。李寅飞看完后觉得特别好,并且有了以此为基础的相声创作思路。“很快,我以‘大江大河’为创作主题,聚焦跟我国发展息息相关的长江、鸭绿江、京杭大运河。通过相声来反映这几条江河的历史意义和今天的文化价值。”

  然而,这么宏大的题材如果只是单纯的地理科普,逗不乐观众怎么办呢?李寅飞表示,这就需要运用到“大事要小说,正事要歪讲”的相声创作准则了。“作为逗哏演员,你要在讲述的时候不停地犯‘错误’,再由捧哏演员来纠错;或者是我这边出科普知识题来考考你,你不会,甚至犯一些低级错误。我们就是通过这矛盾冲突来扔包袱,制造笑料。”

  一旁的叶蓬则向北青报记者表示,这样的宏大题材也需要接地气,将主题放低,讲述这些江河与普通老百姓的关系。“比如说他住在东北,离长江很远,但实际上他离长江很近,因为他会唱《长江之歌》;他离黄河太远,但他也会唱《保卫黄河》。我们就是要用这些歌曲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再从中出现一些谐音、歧义,这样产生包袱,观众就会发自内心地乐了。”

  这次大逗相声9周年专场演出以新编相声为主打,引发了观众的热烈掌声和持续不断的笑声,这个团队是如何做到的呢?这还得从大逗相声的创办说起。

  1986年,李寅飞在北京出生,因自幼听马三立、侯宝林先生的磁带而与相声结缘。2005年,他作为曲艺特长生进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硕、博一路读下来,参加过两届全国相声大赛,曾获最佳逗哏,上过明星云集的《一站到底》。2014年,正式拜相声表演艺术家王谦祥为师。

  早在2010年,李寅飞就结识了比他年长一岁,同样喜欢说相声的叶蓬。叶蓬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那时还是首都机场飞机维修工程师。共同的兴趣爱好让他们胸怀梦想,有了更大胆的想法——叶蓬辞去了工程师的工作,于2012年和李寅飞一起组成了“大逗相声”演出团队。

  用李寅飞的话来说,清华大学教给他的不仅仅是专业技能,还是一种与社会和世界对话的方式,他不觉得作为众人羡慕的高材生去说相声有些“屈才”,也没想着在相声舞台上与清华博士挂钩。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2012年那时,北京相声市场林立,德云社、嘻哈包袱铺、听云轩等共20多家,在这样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足绝非易事。“可以说,观众在这么多的相声社团里已经对传统相声很熟悉了。大逗相声作为新社团再去说这些传统相声,招不来观众。在这种情况下,逼得我们不断地去创作,去弄新的包袱。”李寅飞说。

  在大逗相声成立之初,如何招兵买马,成了堵在李寅飞与叶蓬面前的一道坎。“好多从小传承的相声演员,还有曲艺学校毕业的专业演员几乎都在已创办多年的相声社团里演出。作为新创办的相声社团,我们到哪里去招演员呢?可供我们选择的范围有限,只能先尝试着从北京各高校文艺社团里招聘对相声比较感兴趣的学子进行培养,结果就这样走出一条不寻常的路子来。”

  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管弦乐专业的李涵便是李寅飞从高校艺术社团招来的一位相声演员。李涵虽然学的是西洋乐器,但他从小就热爱曲艺,父母给他买过一套从1984年到2003年间的央视春晚语言类节目光盘,他就是这样听着光盘对相声产生了浓厚兴趣。

  2014年,18岁的李涵参加了央视相声大赛,认识了同一届的选手李寅飞、叶蓬、董建春、李丁,大家彼此成了兴趣相投的朋友。李涵比较认同大逗相声的创办理念——出新创新,让“相声插上知识的翅膀”。在他看来,这并不是要教育观众,而是让观众从中学到一些知识。李涵也是带着这样的理念于2016年正式加入大逗相声团队。他还根据自己的所学专业创作了音乐相声节目《余音绕梁》,将他所擅长演奏的次中音号创编出了一段相声,在此基础上又改编加入了唢呐、卡祖笛等乐器,改编成交响乐在相声里演出,取得了很震撼人心的演出效果。

  北京联合大学毕业的董建春加入大逗相声后,他的大学校友、信息管理专业毕业的宋伟杰也进入了大逗相声,还有该校酒店管理专业毕业的王梓鑫、通信工程专业的李杭也都成为了大逗相声的成员。另有北京城市学院毕业的赵泽、王晓,还有来自北京护士学校的钱琦,她也成为大逗相声唯一的女相声演员。

  就这样,近20位北京高校学子组成的大逗相声,收获“京城最高学历相声团体”美誉。他们根据自己所学专业及人生阅历,9年间创作出数百段原创作品。作品充满知识性、趣味性、深刻性,推出了包括《大话鲁迅》、《大话古文》、《我爱写作文》等作品的“语文书”系列,包括《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牛顿三大定律》、《阿尔法狗》等作品的“理工相声系列”,远离“三俗内容”,追求“上至八十下至八岁”的观众群,成为当下京城相声市场上的一股清流。

  这些从小在北京出生长大的“孩子”们,还通过《杂谈北京话》、《我爱炸酱面》、《国安日记》、《北京大妈》、《地理课代表》等作品,也让“北京孩子北京味儿”的口号叫得更响。

  自2016年大逗相声演员李寅飞、李丁首登央视春晚,表演这场晚会唯一的一段相声《我知道》后,大逗相声进入了全国人民的视野。紧接着,同年的央视元宵晚会上的《闹元宵》、2018年央视春晚上的对口相声《单车问答》及元宵晚会上的《线年央视春晚相声《叫卖》……大逗相声在央视春晚接连迎来了高光时刻。

  面对这些成绩,李寅飞直言做得还不够好,“现在的相声演员大多沉浸在互联网世界里,渐渐脱离了现实生活,这对相声创作很不利。”

  这两年李寅飞和他的团队也在想办法打破这一瓶颈,包括参加北京曲艺家协会的回天社区蹲点采风项目。在他看来,这种采风一定是蹲点式的,而不是慰问式的。他前年去了回天社区七八回,看到回龙观到上地那里的居民小区里公共自行车乱停乱放。一位跳广场舞的大妈跟他讲,她都不敢穿着裙子出门了,一个夏天被这胡乱倒地的自行车剐坏了两条裙子。后来经过社区整治,这一乱象得了遏制,她才敢出门穿裙子了。“我把这些所见所闻编创成了相声节目,在回天社区演出,引起了现场观众的共鸣,这让我深受启发和触动。”

  李寅飞称,今后他要多组织大逗相声的蹲点采风活动。他计划着让团队成员去天坛医院亲自体验挂号难问题,了解抱着孩子的老人排队等候时的焦急心情,还有守在门口的号贩子为争夺利益打起来是什么样?医患关系怎样,是医生态度问题,还是患者不讲理,这些鲜活的一手资料都需要长时间在医院蹲点观察才能获取到。他希望团队成员们能够创作出这样既接地气又有思想性和服务大众的相声作品,让相声该有的针砭时弊功能回归,这便是他和他的团队所要持之以恒追求的效果。最快手机报码现场直播

上一篇:中金公司:光伏需求可持续性提升+行业利润空间扩大 板块估值继续
下一篇:排风机声音“震撼” 全楼居民喊吵